鄂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女大学生网恋受骗生子将男婴丢给法院

发布时间:2019-11-10 22:14:37 编辑:笔名

女大学生恋受骗生子 将男婴丢给法院

如果有可能回到过去,孙琼或许再不会相信恋。两年前当她还是个天真的女大学生时,一场看上去有些浪漫的恋让她无法自拔。然而短暂的甜蜜后接踵而来的是痛苦,她先是堕胎,接着发现自己竟只是“小三”,后来她再次怀孕并生下了一个男婴,不料对方却突然变脸,对她不再过问。没有工作,也衣食无着的她如今流落在南京,只能通过打官司来讨要公道。而在昨天,她却突然将孩子丢在法院,目前这个8个月大的男婴只能暂时由法官抚养。

女大学生的恋

孙琼曾经就读于南京一所高校。2007年初时,她已经是一名大四学生,与其他同学忙于找工作不同的是,她此时结识了一个男友。这个名叫刘意的男子是南京人,与她在上颇为开心地聊过一段时间后,突然找她帮忙。刘意表示说,他正在进修一个大专文凭,现在要写毕业论文,可是他没有时间,他让孙琼帮他捉刀。

孙琼答应了。论文写好之后,刘意来到孙琼所在的学校取论文。“你帮我这么大的忙,我一定要谢谢你。”当天,刘意就拉着她来到饭店请她吃了一顿饭。

在孙琼的回忆中,那次吃饭之后,这个比自己大了12岁的男人就开始天天给自己打发短信,展开了猛烈的追求。“他说他一家三口曾经一起出过车祸,老婆孩子都死了,他只是受了伤。刚开始我不相信,只当他是个普通朋友,后来他带我去他的住处验证。”

2007年的“五一”期间,刘意带孙琼走进了南京一套房子里,看着屋里凌乱的摆设,她开始相信了刘意。“他信誓旦旦要跟我结婚,我也就相信了,以前我还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

没多久孙琼就怀孕了,考虑到自己大学还没有毕业,她去医院做了人流。流产后她在那套房子里住了一周,这期间刘意一直陪伴在左右,这让她感到,这是一个可靠的男人。

生子后友不管了

大学毕业后不久,孙琼又怀孕了,她提出结婚,可是刘意总说再等一段时间。她有些疑惑,没多久就从他的中意外发现了让她震惊的现实:刘意有老婆和孩子!经过与刘意的对质,谎言被揭穿了。

她说:“他的老婆不但有孩子,还是两个儿子,他是为了逃避计划生育才租下这个房子的。为了骗取我的信任,他把老婆孩子送回了老家。”

她感到心灰意冷,可这时刘意改了口风。“他说他对我是真心的,还说他准备跟老婆离婚。他是一家公司的老总,有能力抚养3个孩子。他迫切想生个女儿,希望我能圆梦……”

可这终究是口头承诺,当时的现状很残酷:孙琼以为得到了真爱,但事实上却是“小三”。肚子里的孩子是“流”还是留?孙琼思考再三作出决定:生下来。

事后看来这个决定难免有草率的嫌疑,不过孙琼有着合理的解释。“一是我上次流产才3个月,流产后又有后遗症,所以这次不敢再流产。更重要的是,刘意不让我流产。为了达到目的,他不给我钱,我当时身无分文,根本没有办法去流产。”

2008年6月,孙琼生下了孩子,又是男孩。刘意给了3000元钱就撒手不管了,她陷入了更加艰难的境地。

独自抚养艰辛重重

自己的父母是指望不上的。孙琼老家在海南农村,早在上世纪80年代,她的父亲就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是母亲一个人把她和哥哥抚养成人,如今已是年老体弱,谈不上有什么积蓄。孙琼来到南京上大学后,就是因为家境贫寒,申请了助学贷款方才得以完成学业。

“我也不能回家。”孙琼说,在她的老家“未婚生子”是很不吉利的象征,农村说法会给全村人带来祸害,如果她带孩子回家,肯定会被村里人放鞭炮赶出来。

没有亲人和刘意的援手,孙琼独自带着孩子在南京讨生活。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没有住处,她一度只能求助于老同学和老朋友,在别人的住处搭张床,自己吃了上顿没下顿导致孩子喝不上母乳……她在诉状中说,自己现在已经是“乞讨为生”。

她一度来到刘意的单位,将孩子放到他面前。出乎她意料的是,刘意报警并对民警说,孩子不是他的。在民警面前,孙琼拿不出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刘意是孩子他爸,只能将孩子抱回去。

刘意的翻脸彻底撕碎了她的心。去年年底,她一纸诉状将他告上六合区法院沿江法庭,要求他支付抚育费。

鉴定机构摆乌龙搅局

上了法庭,刘意仍然不认这个儿子。于是法院找到鉴定机构,对这个男孩进行亲子鉴定。鉴定的结论出来了,刘意的确是孩子的爸爸。谁知道鉴定结论书上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错误:孩子的名字倒是写对了,可是孩子的性别被写成了“女”!

刘意提出,由于鉴定机构鉴定的是一个“女孩”,而不是孙琼生下的男孩,所以这份鉴定无效。虽然孙琼心里知道这是太明显不过的笔误,不过这个笔误却十分要命。而鉴定机构随即发现了这个笔误,马上撤销了鉴定,退还了费用。但这时孙琼改变主意了。

“即使我要他支付抚育费,我仍然无法带这个孩子。”她说,自己目前仍然欠着银行的6000元助学贷款,现在最迫切的念头是出去找工作打工,将欠银行的钱还上,否则自己将会被列入银行的黑名单,今后寸步难行。她觉得,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刘意都比自己更适合抚养这个孩子。

于是她撤回了对刘意的起诉。过年之后,她再次起诉,要求让刘意来抚养这个孩子。六合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了南京金协和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张明文来帮助她打这场官司。

她将孩子扔给法院

法院受理第二场官司后,委托另一家鉴定机构做了亲子鉴定。鉴定结果表明,这个男孩就是刘意的儿子。然而就在审理过程中,却又出现了波折。

昨天上午,孙琼抱着才8个多月大的儿子来到法院。她痛哭着告诉法官,从出生到现在刘意总共才给过她6000元钱,现在她已经弹尽粮绝,实在无力支撑下去,只能将孩子送到法院了。随即她不顾众人的规劝,丢下孩子离开了法院。法官此后拨打她的,始终关机。

法官们只好当起了“临时爸爸”和“临时妈妈”,一边给孩子买了纸尿布和吃的,一边联系刘意。但是刘意表示自己在外地,实在赶不过来。

昨天下午,经过法院院长的联系,当地的福利院表示可以暂时接收这个孩子,但是一定要等到今天。昨天傍晚下班,经过法院内部讨论,法院一名工作人员将孩子带回家暂时过一夜。(文中人物系化名)

通讯员 江民 快报 马乐乐

租房准备
房产土地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