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州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魔武至尊 第64章 热血沸腾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5:34 编辑:笔名

魔武至尊 第64章 热血沸腾

数个时辰过后,夕阳西坠已到了黄昏时分,xiǎo胖子冰蛋的伤势得到控制,面色红润了许多。

丁川双目炯炯有神的在xiǎo胖子身上扫视了好几遍,脸上充满疑惑。

“冰蛋,你洗尘境五重天的修为,为什么会被一群低阶的狼群咬得垂死?”

xiǎo胖子闻言,刚刚平静下来的气息一下子紊乱起来,提起这茬急的他额头青筋暴跳,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猴子一般跳了起来,愤怒无比的説道:“都是被景瑶那个丫头给害得,她枉为神朝公主;不配做龙狱宫的少夫人;不配做你丁少的妻子。”

xiǎo丁川眉毛一挑,沉声问:是九华神朝的公主迫害你的?

xiǎo胖子可谓是满肚子怨气,急的説话都不怎么利索,半盏茶后xiǎo胖子终于还原了当时的情况。

原来当初数千修士探秘上古先贤墓的时候,xiǎo胖子在陵墓群里兜兜转转也挖出了不少上古遗兵,后来遍寻不到丁川,九华神朝的xiǎo公主却找上了他,花言巧语説要借他手中的禹王鼎一用,事后就会归还于他,xiǎo胖子念在她与少主丁川有婚约在身,于是想极力撮合,大方的将禹王鼎借给了她。

神朝公主景瑶借禹王方鼎之威破开了禹王神墓,取出了那张让天下修士为之疯狂的禹王神弓,但禹王神墓中的阵纹却将他们传送到了另一片区域。

神朝公主得到了禹王弓,xiǎo胖子自然要索回自己的禹王鼎,没想到神朝公主却言称禹王弓和禹王鼎都是她神朝先祖的成名器,理当物归原主带回九华朝。

xiǎo胖子气不过,与神朝公主大打出手,但却被神朝xiǎo公主打成了重伤,九华神朝的一众亲卫侍女还上来将xiǎo胖子身上的几件上古遗兵也抢了个精光,最后将他丢弃在了凶兽出没的穷山恶林间让他自生自灭。

“这个口蜜腹剑的蛇蝎女人……”

听完xiǎo胖子的陈述,丁川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拳头捏的劈啪作响,他的瞳孔一瞬间变成了冰蓝色,一股寒彻九天的寒气弥漫出来,大地结霜,附近的几条河流成了冰河,放佛一下子进入了九幽极寒之地。

“丁少你怎么了?”

xiǎo胖子吓了一跳,看着眼前的瞳孔发蓝,浑身都弥漫至阴至寒气息的丁川,他感到很陌生。

“丁蛮子不会走火入魔了吧?”萧环美眸瞪大,无比担忧。

“不是,xiǎo哥哥是又要渡冰|火劫了。”毛孩儿萧磊一脸认真的説道,他曾见过丁川体内冰火两种极端能量爆发的情况,丁川每次都要忍着巨大的痛苦对抗这两种极端力量,每次熬过去后,他的实力都会更加深厚,因此萧磊自己把这种情况归纳为‘渡劫’。

“胡説八道。修士只有在跨越大境界的时候才会渡劫。”萧环俏脸含霜,使劲的在萧磊脑袋上敲了一记。

“我看这个臭贼是练功走火入魔了,要不就是练的邪门武功。”梦灵儿一脸厌恶的説着自己的猜测,她巴不得这家伙走火入魔死掉。

“你,你们,躲远些。”丁川面上开始出现一丝痛苦之色,在体内沉寂了很久的‘*’在他情绪大波动的时候又突然冒了出来,那冰冷的寒意穿梭在骨头缝间,寒彻骨髓。

不用他説,萧环几人早已拖着xiǎo胖子远远避开,因为这里实在太冷了,比终年积雪不化的大雪山都要冷,在这里待下去简直会被冻僵。

丁川的瞳孔一片冰蓝,一头黑发也变成了冰蓝色,带着透骨的寒气,在他的脚下,原本青绿色的草木灌丛全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含寒霜,以他为中心方圆百米天寒地冻,草木结霜。

“啊……”

丁川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身子蜷缩成了一团,至阴至寒的能量在冲刷的他的每一条血管和筋脉,淬炼着每一寸血肉,至寒的气息钻进了骨头脊髓,如同在脱胎换骨一般。

“丁蛮子不会死掉吧?”萧环檀口张大,一脸紧张的攥紧了衣角。

“哼!死了才好,免得祸害众生

。”梦灵儿接过了话茬,恨不得这个无良的少年早diǎn死掉。

少女萧环听的眉头微皱,虽然丁川有时候很坏,但并没有对梦灵儿做什么过分的事,大多仅是恐吓而已,而这个美艳无比的大姐姐却一再的説出恶毒的语言。

“吼……”

丁川双目冰蓝,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那滚滚寒气受到了莫名的牵引,全都汇聚向了他的右臂,将血液都冻成了血块,一瞬间他的右臂上出现一层寒冰,右臂中的骨骼被冻得寸寸龟裂,那种疼痛钻骨入髓,至寒的能量一拥而入,那些骨块瞬间变得晶莹剔透,如同一块块蓝水晶闪烁神辉,手臂中一阵噼作响,断骨重接,此时的丁川感觉自己的右臂强大的足以轰碎山岳。

一股浩瀚的威压从丁川体内暴涌而出,至寒的冰蓝色光芒缭绕躯体。丁川齐肩黑发无风乱舞,他的双眼中射出两道冰蓝色的光芒,犹如实质,一瞬间,凛冽的寒气充斥在每一寸空间,周围的几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此时的丁川气势绝伦,如同一个远古巨人,恐怖的威压让人发自心底的颤栗。

萧环几人震惊不已,迅速的又退出了二三百米远。

丁川瞳孔中看不见眼白,只有冰蓝色的光芒刺人心魂,他缓缓的抡起了右臂,一只蓝盈盈的拳头轰向大地,八条暗金色的虬龙纹沿着他的右臂冲向了地下,狂暴的寒气和金霞汹涌而出。

“轰!”

丁川一拳砸在了大地上,刚猛无匹的拳头如同一座山岳砸了下来,大地上崩开千沟万壑,恐怖的寒流肆虐汹涌,这片天地间温度直降冰diǎn,方圆数百米都如进入了孤寂的严冬之季,天寒地冻,成片的古木都被冷冽的寒气冻得树体龟裂……

许久之后,丁川身上的冰寒之气才渐渐退去,冰蓝色的瞳孔恢复了正常,他的实力再做突破,成为了迈进了八重天的领域,身上的气息波动较之以前不知浑厚了多少倍。

“丁蛮子,你是不是在习练魔功?”

萧环俏脸发寒的问道,丁川身上的冰寒气息和萧家寒水潭内的能量完全不同,可以説比寒水潭的能量寒冷百倍。

丁川神色呆滞片刻,醒神道:“怎么可能,我只在萧家炼过体,没有古经和秘籍,我怎么练魔功?”

“这一定是你们龙狱宫的魔功,你是大魔头丁九寒的儿子,他肯定传过你魔功。”萧环笃定的説道。

丁川闻言,一张脸瞬间冷了下来,冷哼道:“不许説我父亲的坏话,不然我们从此断交。”

年纪幼xiǎo的丁川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在七岁之龄被人毁家园,亲朋惨遭屠戮,父亲和娘亲在他心中是恒古不变的太阳,温馨而璀璨,容不得别人半diǎn污蔑。

见丁川説出要断交如此绝情的话,少女萧环也生气的扭过了头,背对着她不再言语。

“冰蛋,走,找我们的仇人去,夺回禹王鼎。”

丁川这句话落在xiǎo胖子冰蛋耳中,一下子让他热血沸腾,放佛看到了老宫主霸道绝伦的影子,虎父无犬子,更何况是一代魔枭丁九寒的子嗣,此时的xiǎo胖子心中产生了一种依附感。

“丁少,救护神朝宫主身边有两名洗尘境七重天巅峰的亲卫,资质不比大族的天才弱……”xiǎo胖子冰蛋有些犹豫,怕为自己的事让少主陷入危难。

“那又如何,他强任他强,想想我的父亲,还有雨墨、雪槐、冰岩、霜寒四位神将叔叔,哪一个不是骁勇善战的大英雄,dǐng天立地的真豪杰,我们怎能因为心中的怯懦堕了父辈威名。”

xiǎo丁川慷慨陈词,话语铿锵震耳,xiǎo胖子听的一阵惭愧,暗暗的握紧了拳头,是啊!即便是战死,也不能堕了父辈之名,他们是龙狱宫走出的儿郎,在神宫中出生,大荒中成长,注定要树敌无数,踏着如山的尸骨前行。

“丁少,你説的对,谁与我们为敌,就让他永无宁日。”

xiǎo胖子一脸亢奋之色,一扫之前的阴霾和犹豫,恨不得现在就冲锋陷阵。

这两个少年年幼稚嫩,但説出的话却是让人热血沸腾,紫螳螂一下迈了过来道:“xiǎo子,本座愿效犬马之劳,做你手中最锋利的‘刀’。”

“好样的,带刀侍卫,果然没有辜负我对你的辛苦栽培。”xiǎo丁川眉开眼笑的摸了摸紫螳螂的三角头,惹的紫螳螂十分不满。

“嗷……嗷……挫,挫骨扬灰。”

大黑猿也迈着簸箕大的猿足跳了过来,面目狰狞,鼻中哧哧蹿白烟,俨然一副我也要参战的神情。

“xiǎo哥哥还有我。”毛孩儿萧磊也跑了过来,xiǎo脸认真的説道:“两年前我被家族的人看不起,若没有xiǎo哥哥,我早已死去,不管是谁,只要是xiǎo哥哥的敌人,都是我的敌人。”

一席话説的丁川心中一酸,险些掉下泪来,本以为神宫被毁,自己成了孤苦伶仃的孩子,一切的苦难都要自己一人承担,现在却有这么多的人与他共进退,不论是冰蛋和萧磊两个孩童还是紫螳螂和大黑猿两个妖兽,都让他发自内心的感动。

萧环和梦灵儿两女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们眼中那个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少年不见了,此时的丁川让她们感到很陌生。

丁川面色一黯道:“其实你们不必陪我去犯险的,尤其是你xiǎo磊子,你代表着萧家,会给你的家族结下大仇家的。”

毛孩儿萧磊犹豫了一下,道:“我不怕。我父亲曾对我説过,风雨之中辨挚爱,生死面前分兄弟。”

萧环和梦灵儿两女惊异,没想到不谙世事的萧磊竟都能説出一番这样有道理的话。

“生死面前分兄弟!”

丁川的眼睛泛红,胸中豪情万丈,兄弟是那种肯陪你浴血前行对抗天下的人……

躯体雄健的青雕温顺的在丁川身上蹭了几下,然后发出一声鸣叫,展翅飞天,如一片魔云般在上空盘旋飞舞,蓝天包容了它的不羁承载了它的稳健,雕眸锐利如电,利爪如钩,太古魔禽后裔的凶威一展无余。

双翅一振入青云,随君征战到九霄。

汕头白癜风治疗费用
安康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景德镇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汕头好的白癜风医院
安康治疗牛皮癣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