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州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踏天争仙 第二百八十七章 四面楚歌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7:50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二百八十七章 四面楚歌

歌声悲凉如同风吹朽木发出的声响。±,

方荡受到歌声感染心中也生出一种悲戚之感,在这歌声之中,方荡似乎觉得自己身上的力量都被抽走了,他变成了那个暮年老迈,有剑却挥不动的苍老英雄,方荡甚至觉得自己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缓缓坐在石凳上,伸着微微颤抖的手抓起那盏暖茶。

此时山下有一团团黑云升腾起来,变成一个个黑色的伏兵,亮刀剑,朝着方荡攻来。

方荡一下惊醒,然而身躯却似乎还沉浸在那悲壮的歌声中不可自拔,充满无力感,关节则如锈死了一般,动弹都难动弹一下。

方荡心中叫糟,那歌声定然有问题,但现在已经不是考虑歌声的时候了,眼瞅着刀兵加身,方荡袖中早就准备好的蚁王一下钻出。

巨爵境界的蚁王携着密密麻麻的拳头大小的巢蚁汹涌而出,巢蚁相当凶狠,尤其是这样的成群结队,再加上方荡之前反复淬炼巢蚁,这些巢蚁都已经成了异种,此时钻出,凶残暴虐,威力惊人,转眼间就将杀出来的伏兵一扫而空。

“咦?竟然有这么多的变种巢蚁?”

蛊虫这种东西的变种相当难得,要是有一群变种,那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毕竟蛊虫成群的远比单独一只的要厉害凶猛,不説蚂蚁多了咬死象,蛊虫群用途也更广泛,当然炼制起来更加麻烦,但有多少人哭着喊着想要麻烦diǎn,却不可得?

尤其是方荡这一群变异的巢蚁显然比本来巢蚁强大不是一diǎn半diǎn,而是十倍百倍,毕竟原本的巢蚁比常见的蚂蚁还稍小那么一diǎn,现在这些巢蚁每一只都有拳头大小,并且肋生双翅。

这样的巢蚁拿到唐门去价值极高,估计唐门什么都愿意换。

别説唐门了,连见过宝物无数的三个龙女都将眼睛瞪得更大,连眼珠四周的眼白都露出来,内中充满了贪婪和我想要的光泽。

这三位龙女见到万灵浮屠还有十万阴兵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眼神。

方荡动弹不得,但巢蚁在蚁王的带领下打败了一**的伏击者,但伏击者滚滚如潮,似乎没有止境一般。

方荡知道,这样不是破局之法,早晚会将巢蚁活活累死。

他必须找到这个局的关键。

歌声,一定是这从四方响起的悲凉歌声。

方荡念头一动,蚁王猛的一潜飞下山去寻找那声源。

而其余的巢蚁则收缩在方荡周围,汇聚成一个黑压压的球,将方荡完全包裹住,水泄不通,那些伏兵虽然无休无止,但一时半刻也不能破开方荡的巢蚁护体。

不知道过了多久

,山下陡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后四角歌声猛的缺了一角,方荡立时感到身上略微一松,关节活动能力比之前强多了,力量也比之前恢复了一些,至少不是那般无力。

又过了一会,山下又是一声巨响,歌声再缺一角,方荡感到力量在恢复,不过四周的伏兵此时加快了攻击方荡的速度,巢蚁不断的有死掉的跌落在地。

又是一声巨响,四面楚歌此时已经只剩一面,方荡身上再变轻松,但双脚依旧如同铁铸无法站起。

不久后,咚的一声地动山摇,歌声戛然而止,四周滚滚伏兵消散无踪,一切恢复原状。

方荡此时将手中抱着的茶盏放在唇边,喝了一口杯中茶水,香气四溢,沁人心腑。

方荡看着这翠绿色的杯中茶,微微一叹,一众祖宗们曾经叫他帮忙找些茶叶,方荡一直都没有尽心,若是能将十世大夫玉抢回来,一定给他们多买些茶叶。

方荡想到这里,将杯中茶水一口喝光,眼中光芒变得极为坚定。

此时蚁王飞了回来,也不知道蚁王在下面经历了怎么样的苦战,翅膀断了一截,遍体鳞伤,还掉了三条腿,飞起来忽高忽低,勉强支撑,见到方荡发出嘤嘤之声,看起来相当可怜。

方荡眉头皱了皱,将嘤嘤叫着的蚁王小心收起,其他巢蚁也纷纷跟着蚁王回到方荡的袖中温养。

方荡没敢将蚁王送入奇毒内丹中,万一连奇毒内丹都消失了,那就坏了。

方荡身前出现一个光门,又过一关。

“过三关了,这个小家伙比我想像中的要强大不少,可惜,他也只能止步于此了,蛊虫一收,他还拿什么来战接下来的亲人反目?”目光犀利的长老有些惋惜的道。

对于她们这些一心天道登临上幽的修士来説,别的都不重要,什么皇朝争霸什么法宝宝物,全都只是过眼云烟,一个王朝崩塌也未必能够换得她们一个可惜,甚至她们都未必睁眼观瞧。

唯独看到这种有可能登临大道成为金丹修士的金丹种子半途陨落才叫她们如此多愁善感,连道可惜。

就连一直都没有开口説话的柯正也微微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他已经开启了四百零二个窍穴,一只脚踏入肉身劫中,但却卡在这里难有进步,眼瞅着大好的修道种子半途崩止,感伤自身,心中颇多无奈,大道艰难四个字,重若泰山。

四周观瞧的大皇子、三皇子还有梦红尘外加烟波仙子此时全都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因为他们知道,方荡也就只能到这里了。

接下来就是看着方荡怎么死的时候,除了梦仙子外,其他三个都是怀着深沉的恶意在观瞧,呼吸沉重,恨不得自己亲自动手。

梦红尘此时也觉得可惜,方荡和她无仇无恨,细细説来,方荡在对战蛛王时其实还救了她一命,虽然梦红尘一diǎn都不喜欢嚣张跋扈的方荡,但眼瞅着方荡止步于此,还是觉得惋惜。

梦红尘其实就是一个对别人恨不起来的人,心性纯净如同白水一般,不过,这样的心境对于梦红尘来説也不算是一件好事,因为心性中缺了这么一道恨,七情六欲少了一环,使得梦红尘已经处于修为瓶颈期,卡在气海这一关,无法继续向上一步。

説白了,梦红尘太善良了,不懂拒绝,对人难生恨意,这样的性子很容易就随波逐流,做人都容易遇到诸多曲折,跟何况是修道了。

练气期总计有四层,分别是感应、气海、开窍和肉身劫。每一层想要突破都困难重重。

三个龙女此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瞪大了的黑黝黝的眼珠中升起贪婪的光芒来,似乎更想要方荡的尸体了,她们三个交头接耳一阵,随后为首的一个低声跟摘花长老説了些什么,摘花长老微微皱眉,但片刻后还是diǎn头应允。

三位龙女打算用一颗龙角来换取方荡的变种巢蚁。

龙角用处极大,对于修士修行来説好处太多,而巢蚁虽妙,妙法门却没有炼蛊之术,得之无用,这笔交易相对来説还是满公平的。

方荡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宝物已经开始别人瓜分交易了。

这一次眼前场景转换,一下就将方荡带回了一片熟悉无比的土地上,不,是药渣上。

方荡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会回到烂毒滩地上。

方荡很清楚,这是幻觉,这肯定不是烂毒滩地,但这里的一切如此清晰熟悉,那种药渣特有的味道叫他都几乎一下相信了这里就是烂毒滩地。

不远处,是那座石牢。

方荡的身子忽然变小了,变成了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娃娃,方荡的心智似乎也一下变年轻了,幼稚了,皮肤粗糙了,身形瘦小皮包骨头一般,方荡完全回到了童年,在方荡的额头上猛的嘶啦一声响,被烙印出一个烙痕来,那是代表着最卑贱者火奴贱狗的烙痕。

小小的方荡心中陡然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来,光着身子朝着石牢狂奔,随后,就看到了石牢前站着的那个一身三爪银龙袍的男子还有那个轻纱遮面的绝色女子,还有一头头人形狗身的怪物。

在外面观瞧的三皇子还有烟波仙子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画面,在这里看到镜中的自己,着实是一种奇怪的观感。

幼小的方荡被身穿三爪银龙袍的男子凭空提起,在空中挣扎不断,男子笑着从侍卫手中抓过一把红缨蛇皮弓,拉弓如月,箭尖直指方荡胸口。

“不能叫他死得太轻松!”三爪银龙袍男子旁边的那个轻纱遮面的女子淡笑着轻声説道。

嗡的一声,一箭正中方荡肩膀,小小的身子被箭带着疾飞出去……

当初的一幕幕再现在镜子之中,以旁观者身份观瞧,三皇子终于觉得自己当年似乎有些过分了,而烟波仙子则眉头紧皱,这样的画面,使得她有种在众人前有种被剥光了**裸的感觉,虽然这是她修道之前的作为,但欺负一个年幼孩子并不光彩。

三位长老看了烟波仙子一眼,眼神之中冰冷一片,就连和烟波仙子关系不错的梦红尘都眉头皱起,这样的作为实在叫她难以再将烟波仙子当成朋友。

镜中画面一转,石牢中丢出两个浑身鲜血刚刚咬断脐带的孩子来。

方荡贴在石牢边上听着内中説的什么,随后,小小的只有不到十岁的方荡抱起了两个小娃娃,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寸步不离。

眼瞅着只有十岁的方荡狩猎后将抓住的各种虫子还有鸟雀的肉喂给弟弟妹妹,而方荡则一把把的抓着酸臭的药渣往嘴里使劲塞的画面,梦仙子眼圈红了起来,大皇子和三皇子简直被震撼了,就连恨方荡入骨的烟波仙子此时都动容了。

一个人的恶终究是有限的,正如一个人的善也不是无限的一样。

时间飞快,眼瞅着方荡越来越皮包骨头,身形消瘦枯萎得如风干的桃子一样,而他的弟弟妹妹却越来越茁壮,眼瞅着方荡承受噬命虫带来的痛楚趴在地上惨嚎打滚,眼瞅着方荡将一块块的肉送入石牢中脸色却越来越落寞,眼瞅着方荡一口口的鲜血吐出,身上爬满了蛛般的漆黑血管,眼瞅着方荡生命将尽,如同随时都要熄灭的烛光,即便如此,方荡依旧将最好的肉食喂给弟弟妹妹,送入父母所在的石牢中,哪怕那石牢中已经许久没有声音了。

此时连三位长老都神情悲戚。

天地有爱,这就是爱!亲情至大,这就是亲情!

三皇子此时再看方荡,忽然觉得,方荡有十足的理由来找他报仇,拿走他想要拿走的一切。

三个龙女此时大眼睛中眼泪哗哗流淌,身周因为情绪波动汇聚成了大片云彩,哗哗的下雨打湿了她们,浇透了其他诸人。

他们只看到了方荡的嚣张跋扈,却没看到方荡究竟吃了多少苦。

眼瞅着方荡越来越大,众人也就越来越揪心,因为这一关叫做亲人反目。

怀化治疗睾丸炎医院
钦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镇江治疗阴道炎医院
怀化治疗龟头炎方法
钦州治疗卵巢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