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州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枪口下残花中国美女死刑犯枪决现场

发布时间:2019-11-28 19:06:18 编辑:笔名

枪口下残花:中国美女死刑犯枪决现场,

当晚他们相会后,刘偷偷取出40片安定,放入事先准备的咖啡里让王某喝下。从包里取出刀对准熟睡中的王某一阵猛捅。杀了男友后,刘妤又出去买安定药准备自杀,却被警方抓获。

董颖,22岁时已是青岛市南区街道办事处的科员。她对金钱的极度贪欲,促使她同张洪卫、顾涛勾结,以为青岛市湛山派出所民警杨步聪之女介绍出国留学为幌子,将杨女杨倩骗到南京,注射了眠乃宁。后见杨倩未死,董颖又出去购买了麻醉剂给杨注射,最终竟活活将杨倩闷死,抢劫人民币6.1万元。

随后,他们3人又分别以请吃饭、出国探亲为名,将杨步聪及妻子徐春美杀死,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灭门”命案。当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一审判处张洪卫、董颖、顾涛死刑时,女犯董颖吓瘫在地上。

张莉,1988年7月15日,是23岁的女杀人犯张莉人生当中的最后一天。她是因故意杀人且情节极为恶劣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并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的命令,她将以命谢罪,和其他7名罪犯一起在荒草遍野的刑场上结束自己罪恶的生命,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

她本来可以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她长着一张清秀而不落俗套的脸,一双比别人都大的漂亮眼睛顾盼神飞,一只微微翘起的小鼻子为她又添上了少许妩媚,胖乎乎的脸蛋就像一个洋娃娃那般可爱,修长的两腿使她在人群中引人注目。

虽然,她颇有姿色,但由于少女时就引来的狂蜂浪蝶,使她骄横无礼;对物质的追求,扭曲了她的人生观;现实中的不易,使她人性竞失。

她不爱学习,每次考试都在整个班级里位居末席,她的心根本就不在学习上。终于,初中没毕业,她就离开了学校,混迹于社会,游荡于街头巷尾,放纵于舞厅酒吧,终日无所事事。

她的美貌,让她有了天生的优越感,终于有一天,她与一位街坊话不投机,大打出手……结果,这个姑娘感到自己受了委屈,竟丧心病狂的买了毒药,放进糖果里,诱使邻居家的小孩吃掉。

仅仅三天,她就归案了。一审,死刑,大眼睛流出了悔恨的泪水,她上诉了;然而,二审仍然是死刑……执行死刑前一天,她终于接到了结束自己生命的死刑通知书。她下意识地拿起笔,颤抖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是她把自己永远的绑在了耻辱柱上,这全是她咎由自取。法律是无情的,也是公正的,她必须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

宋丹,一个犯绑架杀人罪的女死刑犯。在国庆节前的一个阳光灿烂的早上,刚满18岁的宋丹被押赴刑场。她是因为策划绑架杀害男友,作案手段十分恶劣,民愤极大,而被江西九江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的。而这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子杀人的动机却只是为了借款去看望心中的偶像,就是那个被称为中国第一飞人的田径明星刘翔。

这是一个绿树成荫的斜坡,草色青青。法官验明正身后,她听到枪栓清脆的一响,她赶紧闭上眼睛,睫毛微微颤动。阳光烈烈地泼洒过来。她本想在枪响之前再睁开眼看看戴在胸前的中国第一飞人刘翔的像章,但一声枪响已经彻底击溃了她的最后一个愿望。

1986年,宋丹出生在江西省瑞昌市南阳乡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小时的宋丹机灵聪慧,能言善辩,和许多女孩子一样,少女时代的宋丹对未来充满了渴望与憧憬。然而,不幸却在这时候降临到她身上。

13岁那年,她多次被南阳中学一老师和一女生的姑父多次诱奸,虽然两个罪犯已分别被判处9年和8年徒刑,但他们给小宋丹造成了极大的心灵伤害。

苦难的岁月总是度日如年。家庭和社会本应立即给孩子更多的关爱。然而,在那个有着很重的重男轻女思想的小村庄,小宋丹的不幸并没有引起更多人的重视。小学毕业后,辍学在家的她在社会上混日子,结交了很多所谓“朋友”。

她长大后,父母亲蛮不讲理的打骂教育,更加深了她的反感与叛逆。流浪在社会上的宋丹开始迷蛮络,结交了一大批友,学会了抽烟、喝酒,夜不归家,一步步地向一条危险的道路上滑了下去。而在监狱中,她曾深深的追悔,有人问她,“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选择怎么做?”“好好做人!”

陆金凤,故意杀人犯陆金凤,女,20岁,小学文化程度,1975年出生在山西省运城市土怀乡陆各庄。1995年在陕西咸阳被依法处决。这是她档案。

陆金凤出生不久,其父亲和祖父在两次事故中相继去世,因而被家人和村民认定是“灾星”,数度险些被家人活埋。后被其母拼死救下,但童年饱受歧视和凌辱。1988年,她母亲也因病去世,悲愤的继父和舅舅用棍子把她打出家门,村里也无人敢收留她。这一年她13岁。

陆金凤随后不得不踏上了流浪和乞讨的道路。1989年,陆金凤在运城郊外一家饭店外的垃圾堆中捡食剩饭时被饭店保安放狗咬伤,因流血过多昏倒路旁。

饭店经理马某见她有几分姿色,便将她抬回救治,后以暴力手段威逼其从事卖淫活动。1991年陆金凤被警方抓获,处以劳动教养一年,1992年刑满释放,被遣返回原籍监管。

因为怕“灾星”再带来灾祸,乡人鼓动其继父赶快将陆金凤嫁出。恰逢其继父有一远亲李某某住在庆阳县西岭村,从小患有残疾,贫困无妻,父亲便收了李家1千元彩礼钱,派人将陆金凤强行押送到西岭给李某某。

李家一贫如洗,李某某常年瘫痪在床,衣食不能自理,家务事都靠老母照料,但是人性格老实内向,认命的陆金凤决定安心服侍李某某生活。但好景不长,陆金凤被同村恶霸以两千元价格强占。胡某生性暴疟,酗酒成性,每次醉后必对陆金凤毒打施暴。

1992年到1993年,陆金凤因不堪胡某的凌辱多次寻找机会逃跑,但每次都被抓回毒打。胡某更制作5公斤铁镣一副长期将陆金凤锁在家中。1994年初陆金凤再次设法逃跑,被胡某带人追赶几公里抓回后打断右腿,从此被用铁锁禁锢在床上。

几周后胡某外出经商,走前托付其表弟唐某、关某看押陆金凤。两人却趁机对陆金凤多次强奸,导致其怀孕。唐某新近丧偶,又因为孩子可能是自己的,便许诺陆金凤将支付胡某一笔补偿费以换取她的自由,并娶她为妻,使陆金凤心生一线希望。

1994年12月,陆金凤在唐家生下一名男婴。1995年春节胡某回乡过节,唐某心中害怕,仍将陆金凤和孩子送回,并咬定孩子和他无关。胡某极为暴怒,将陆金凤剥光衣服反绑双手吊在树上狠抽,并用刀猛戳她的大腿和下身拷问“奸夫”,将其折磨得死去活来。

当晚唐某、关某怕出人命,前来劝解,却被盛怒下的胡某持刀追砍,导致二人死亡。次日黎明,喝得大醉的胡某将被冻得奄奄一息的陆金凤解下,拖进屋中再次毒打至昏迷,随后自己也恨恨地睡去。

陆金凤苏醒后,浑身血肉模糊,疼痛难忍,却发现儿子已经被狠心的胡某掐死了,心怀绝望,失去理智,遂使尽浑身力气,取镰刀向熟睡中的胡某猛砍,致其死亡,并放火烧屋。

当村民赶来救火时,发现了浑身是血的陆金凤持刀呆坐于地,而唐某、关某和胡某都被砍死。众人大惊,愤怒的群众将陆金凤捆绑殴打,并将其扭送公安部门。

此案被列为庆阳县1995年特大案件,1995年3月陆金凤被批准逮捕。经审讯,陆犯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庆阳县法院认为陆犯虽然遭遇悲惨,其情可叹,但她是劳改释放人员,尚在监管期,且杀人事实清楚,法律无情,又逢特殊时期,所有罪行加重处理,应当判处死刑。陆犯不服,提出上诉,但被驳回。

1995年12月24日,陆金凤被押往咸阳,在公判大会上终审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当天下午,陆金凤被执行枪决,结束了年轻而悲惨的一生。

公审大会上,长发飘飘的陶静。

被判处死刑的陶静上法场前,吃最后的“断头饭”。

陶静与亲人最后一别。

陶静被押赴法场,执行枪决。

故事会
夏商西周
欧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