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丹枫画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23:00 编辑:笔名

一   子夜时分。  林灵失眠了,一个晚上的睡不着,静静地坐在床上,外面的月光把屋子照得通亮,夜间的风有些凉,他披上了一件风衣。  墙上贴着一幅画,画里面的男人很是英俊,没有什么瑕疵,“他妈怎么把他生得那么好。”林灵回忆自己的生活,作为一代侠女,居无定所,现在,又是在客栈里居住,未来又是不知何去何从。  推开门,一个人径直走了出去。客栈的庭院深深,看不见月光,大约走了一段时间以后,变得豁然开朗起来,月光下,一切的美景尽在眼睛里。  林灵在这里悠闲四溜达溜达,忽然听见笛声,寻声音走去,大约半刻以后,看见有一个男子坐在石头上,吹着笛子,笛声很好听,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林灵听得入迷了。  当林灵从笛声中醒过来的时候,不见了男子的身影,觉得非常遗憾,想要回去客栈,突然,他感觉到肩膀上有手,迅速地反应过来。不过,当林灵看到是那个男子以后,并没有做更多的行动。“大哥,能不能不这么吓人啊?”男子沉默不语,“喂,我在问你话呐,”男子走近了一些,说;“是你先打扰我的,还这么不讲理。”  林灵没有理会男子,走在回屋的路上,“喂,你叫什么名字?”林灵又问了一句。  男子风轻云淡地说,“安格。”“好,本姑娘记住你了。”并且,自己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林灵还未到屋子,看见一个黑影进入了自己住的地方,并且立即有熊熊大火烧了起来,不到一刻钟,整个客栈化为灰烬。林灵猜了一些,“原来,这家客栈另有蹊跷啊,还好出来了,不然死在里面了。气死本姑娘了。”  林灵气冲冲地走了。最后在一个破旧的古寺里投宿。她想到了许多,“平时虽然很仗义,不至于连投宿都这么难吧?算了算了,事情都发生了,该怎么就怎么了。”于是,林灵睡了一觉。    二   第二天,林灵听到了一声巨响,赶快跑去外面看,有许多的人,围着一个人,于是,林灵的侠气又上来了,握着长剑,跑了出去。  跑到了那个被打伤的人旁边,将被打伤的人护在后面,一看吓了一跳,原来是昨天的那个人“安格”,“你怎么会被他们追打?”  安格有气无力的说,“他们下药,我打不过他们,所以就这样了。”林灵笑了笑,说,“他们真的很卑鄙。”  “喂,你们这些人算什么,一群人打一个人有什么意思,有真本事的一对一。”林灵对他们吼了吼。  他们中的一个人,站出来,说:“女侠,这个人不是人,是一个魔,专门骗女孩的,然后挖女孩心脏来增加自己的功力,所以,你赶快让开,让我们消灭这个魔。”  “我看,你们才是魔,编出这么一堆理由,不要多说,看剑。”  他们全部都打了起来,安格由于受伤太重,无法打斗。林灵最终敌不过他们一群人,在他们一群人中,一个人的剑快要劈下来了,林灵觉得可能要死了,“最终还是逃不过这一劫。”当林灵快要昏过去的时候,突然间,亮起了白光,然后,林灵就没有了感觉,昏死了过去。    三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灵恢复了意识,慢慢地苏醒过来。被眼前的东西下了一跳,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骷髅一大推,下面还有火红的岩浆在流动,“这什么地方啊?妈呀!”  “别大声大气地叫,这里是我的地盘。”在林灵的背后传来声音,有些熟悉,“安格,这是干什么啊?本姑娘有点怕。”安格没有回答林灵的话。  “喂,差不多就过来了,我受伤严重,生活无法自理,其他什么的,不要问。对了,你睡了一年。”安格风轻云淡地说,“啊,什么,我睡了一年,天啊!”  “快点过来做事情。”  “吼什么吼,过来了就是。”  林灵被安格各种使唤,“去擦地板,去打理院子……”林灵有点渐渐地相信那些人说的事情了,如果他真的是魔,那么自己能够逃走的几率很小了,怎么办才是好啊!  由于林灵每天都记时间,不知不觉中又是一年,感觉自己真的是出不去了,一辈子要做苦役了,“唉,一辈子也就是这样了。”  “林灵,过来,给我熬药,我差不多就要恢复了。”  林灵慢慢地走过去,突然在心里生出一计,把药换了,争取逃跑的时间。“哈哈,本姑娘快要解脱了。”  熬了一个时辰左右,药好了。林灵给安格送去,林灵的手有些不受控制,林灵给自己鼓劲,“自己不是想要自由吗?这一次难逢的机会,错过就没有了,别担心了。”  林灵看着安格把药喝了下去,没有过一刻钟,安格开始有了反应,安格觉得晕晕,“林灵,这些药是平常的,感觉有些怪怪的。”林灵慢慢地走过去,说:“不是,我把药换了,药效差不多有一天,哈哈,终于要摆脱你的魔掌了,本姑娘走了,不要送。”  安格快讲不出话了,断断续续地说,“林灵,这样做,你会后悔的。”  “能够逃离你魔掌,我就不后悔。拜拜!”    四   林灵从魔窟里出来了,正在走下山的路,突然,眼前出现衣着奇怪的一群人,胸前有密密麻麻的符文,背后还背着一把长长的金剑,把林灵堵住了,林灵对他们说,“各位大侠,本姑娘与各位素不相识,近日无怨无仇,何必挡了我的去路?”  那一群人没有回答林灵的话,口中念着听不懂的话,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突然之间,在林灵的周围亮起金光,接着,林灵感觉到自己有些难受,随着时间的流逝,难受的程度在不停地增加。  差不多要过去一天了,林灵感觉自己的意识渐渐地模糊不清了,“刚刚逃离了魔掌,现在又是进入了虎穴,我的命真该如此吗?不甘心啊!”  就在林灵感到失望之际,自己上方的金光减弱了一定的范围,进来了一个人,是安格,“我说过了,你这样做你会后悔的。”林灵感觉自己无话反驳。  “你们这些臭道士,设局引诱我出来,算什么正道人士。”  他们中间,类似领头的一个人出来,说:“终于肯出来了,万世魔尊。”  “别那么多的废话,出招吧!”安格把林灵救出来以后,放在一边。  那些道士摆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阵法,那些阵法一一被安格化解了。  “各位道友们,我们后辈的幸福快乐生活,就看我们现在的做法了,你们愿意随楚某一起摆最强的阵法吗?”  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愿意。”  那些道士们摆出了阵法,安格也不敢含糊,毕竟是他们用生命摆出的阵法。  “哈哈,万世魔尊,你准备受死吧!”  “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他们不停地激战,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灵也渐渐地醒过来了,但是,他们的战斗没有结束,一直在打斗。  随着一声巨响,这场战斗结束了,安格从空中慢慢地掉了下来,那些道士也静静地掉下来了,不过,安格的情况好像更差一些。  安格掉到林灵的旁边,安格看着林灵,说:“林灵,其实,这辈子你应该是我的情人,前面的好几世,你都是离去,不管我用多少的魔力,都无法为你续命,这一世,我用十分之八的魔力给你续命,让你活上万年,我已经过了万年,真的好难受,我承认我是魔,我虽然不会死,可是,这等待太漫长了,我接受不了。”安格轻轻地摸了林灵的头,林灵的记忆里,出现了前面几世的记忆。  林灵从记忆里醒过来,看着安格,“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这样的。”  “没事,这一世,可能我们又要错过了。”  “安格,我后悔了,你能给我机会吗?我真的后悔了!夫婿,我真的后悔了,好后悔,当初,我应该听你的话,留在魔窟里面,一辈子照顾你。”  “林灵,你还记得那张画吗?其实,那张画就是我,我推算到你会来到,所以我提前等了。”  “夫婿,别说了,我们回去,好好增强魔力,然后我们结婚生子,生一个孩子,我们看着他长大。”  突然来了不和谐的声音,“万世魔尊终于要死了,哈哈,哈哈。”  林灵甩配剑过去,那个道士死了。  “林灵,这辈子我们可能不会在一起了,我们来生再见吧!”  “我不允许你说这样的傻话,我们能够长久的,我不相信,不相信,我们会长久的,我们还要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我们还要白头偕老,我们还要许许多多的,不允许你说傻话,我们要好好的。”  “林灵,对不起。”  慢慢的,安格变成了一幅画,就是当初在客栈里面的那幅。林灵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林灵收起安格所变成的画,继续走了下去。 共 304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准确的坐姿帮你预防精索静脉曲张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云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上一篇:赞父王大胆

下一篇:夏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