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中纺联尽快改革棉花政策

发布时间:2019-11-30 10:44:06 编辑:笔名

中纺联:尽快改革棉花政策

实行近三年的棉花政策,依旧制约着行业的发展,并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在今年的中纺联春季调研中,棉花问题被列为其中一项。棉花问题调研组先后赴山东、河南、河北、湖北等地区,了解企业生产情况,并围绕着棉花现行政策、“高征低扣”政策等展开深入调研。

在调研中,大部分企业反映,由于受棉花政策引起的国内外巨大的棉花价差以及棉花质量的影响,企业运行异常艰难。此外,企业普遍反映国储棉质量差、等级不分,且存在亏重等问题。

运行一直处于“雾霾”中

“我们多年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优势,现在已经消失殆尽。”位于江苏张家港市的一家纺织企业是我国纺织行业的龙头企业,但是由于受棉花政策而引起的国内棉价差巨大的影响,目前该公司在纺织业务上运行异常艰难。

“虽然去年比前年好一点,但是我们还是亏损。”该公司副总裁介绍说,目前企业运行就跟雾霾一样,难以呼吸。

来自江苏盐城的一家纺织企业情况也是如此。“除了纺纱外,都是盈利的。”该公司总经理介绍说,企业的口号是要实现规模化,但是在目前的形势下,实现规模化都不敢去想。

不仅仅是江苏,河北的纺织企业也是如此。一家河北的纺织企业董事长介绍,现在纯棉产品,几乎不挣钱。

事实上,棉花政策除了造成了巨大的棉花价差外,还使棉花质量下滑严重。

“国储棉的棉花高档棉太少了,等级不高,造成了我们的产品质量下降。”在行业内首屈一指的一家山东纺织企业董事长对此表示说。

同样,主要生产棉制产品的无锡一家棉纺企业也陷入到这种尴尬的地步。据该公司总经理助理表示,国储棉的质量与公司所需要的不一样,国储棉存在着等级差、三丝多等问题。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助理、棉花小组办公室主任杨世滨表示,正是基于目前严峻的形势,此次春季调研将棉花问题作为重中之中,希望国家给予棉花更多关注。

企业的“逃跑路线”

面对当前困境,上述江苏张家港市的纺织企业副总裁则认为,“现在纺织行业如履薄冰,我们打算走出去,到国外设厂谋求发展。”

实际上,营运总部位于上海的一家纺织企业早就在国外布局了多年,并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我们2006年就开始在越南设厂,目前在越南有80万锭的纺纱能力。而在2013年,公司又在土耳其开始设厂。”该公司棉花业务部总经理表示,在国外的布局公司还没有停留,下一步还将继续加大对越南等地的投资建厂。

与上述两家纺织企业相比,上述的山东、江苏无锡和江苏盐城这三家企业则更想扎根国内,并通过转变发展方式和模式,提升自身内功,谋求企业平稳发展。

去年山东的这家纺织企业通过加大科技研发投入,转变市场营销策略,加强内部管理,努力降低生产成本,保持了产销平衡,实现了企业平稳发展。

“去年我们研发了4000多个新的产品,支数也由平均32支提升到了42支,实现了产品质量由量向质的转变。与此同时,我们还加大了高支纱生产,最高的纯棉纱支能够达到300支。”该公司董事长指出,目前公司正在努力向高端市场进军,避免在国际上同印度和巴基斯坦的低支纱竞争。

上述江苏无锡纺织企业总经理助理也表示,继续提高纤维附加值,加大开发混纺产品,从内部挖掘潜力,将是公司应对当前形势的主要举措。

而上述江苏盐城纺织企业则继续将在差别化、品牌化、国际化、信息化上下工夫,并继续完善产业链。“我们在产品上会继续加大差别化生产,完善产业链,布局国际市场。同时我们还将建立起服装零售产业。”该公司总经理说。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夏令敏则指出,当前电商对于行业的带动有目共睹,希望各个企业可以关注下电商的发展,并在一些产品上做一些调整。

呼吁尽快改革棉花政策

但实际上,虽然官方还没有正式宣布调整棉花政策,但是目前已在新疆进行了试点,具体如何实施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这对于已经坚守好几年的纺织企业来说,时间代表着生存。在调研中,企业迫切希望国家能够对当前的棉花政策尽快进行改革,放开棉花配额,并使棉花价格保持稳定。

“我希望国家能够尽快改革棉花政策,放开棉花配额。”山东一家纺织企业董事长迫切希望国家能够给棉花松绑,实现自由买卖,并进一步放开配额。

尽快改革棉花政策对于营运总部位于深圳的一家纺织企业来说,也显得尤为迫切。“作为企业来说,我希望国内棉价能够与国际棉价保持一个价格。”该公司采购与物流系统总监说。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会长朱北娜也呼吁,希望国家尽快调整当前棉花政策,放开棉花配额,并进一步缩小棉花差价。

事实上,目前的棉花政策是与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相违背的,既没有使纺织企业受益,同时也没有保护农民的利益,棉农的种植积极性没有得到提高。

“棉花政策的好处在那?”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徐文英反问说。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高勇指出,目前棉花政策到底如何变,还在协调中。“即便棉花政策会调整,但带给我们的影响至少还有3年。”

棉花政策的松动,对于纺织行业来说无疑是一个喜事,但是对于纺织行业来说或许将面临另一个严峻的问题:如果国家停止收放储,数量达到1200多万的国储棉如何去库存?会不会再一次引起棉价的波动?国家又将用什么手段来稳定棉价?

棉花问题对于纺织企业的考验还远远没有终止。

出处:纺织服装周刊

亲子乐园
二次元
励志文章